当前位置:汽车频道 > 车业新闻 > 企业新闻 > 正文

赛麟汽车王晓麟:我没有鸡汤,也不讲颠覆,只追求极致

2018-02-08 14:11:33    中华网汽车  参与评论()人

多年后,王晓麟还是选择回到了中国,此时的祖国政通人和,是世界第一汽车大国。

1990年,国际形势风云变幻,中国置身于变革创新的机遇期。这一年,邓小平提出发展上海浦东的计划,奠定了未来数十年上海经济中心的地位;这一年,陕西飞机制造公司建成了第一条年产万辆的微型汽车总装生产线;这一年,一位湖南年轻人第一次离开中国,那时他看到过最好的车是桑塔纳。

昔日求学少年在美国待了近30年,等再次归国时,上海成了他创业的首选之地,他开始建造属于自己的汽车生产基地,此时他带回来最好的车是被誉为“世界超跑之王”的赛麟汽车。

2017年,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时,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,在国内兴起的造车热潮中,多一位“跟风者”并不算什么稀奇事。然而当国内造车企业还在争论“传统派”与“新势力”谁在未来更胜一筹时,赛麟S1已经在2017年洛杉矶车展上正式发布,并开始了全球预订,一座15万台产能的高度智能化汽车生产基地在如皋市崛地而起。

王晓麟并不接受“造车新势力”的标签,他当即定义:“赛麟是真正的造车老行家,中国新力量”。

时间追溯到2007年。

彼时,在华尔街工作多年的王晓麟到达了律师职业的制高点——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纽约顶尖律师事务所凯威莱德合伙人,他似乎看到了未来生活的一成不变,他要开始寻找新的激情。王晓麟用了一年时间,边在清华北大教书,边思考下一步的规划。直到2007年,王晓麟坚定梦想,他要做实业,做最喜欢的汽车制造业。

图为赛麟S1

“从认知到敬畏,造车这条路,我走了11年”

王晓麟坦承,初做汽车时,不可避免地带有华尔街的金融思维,以为有造车技术、优质的零部件供应商、资金与业内大咖的支持,就能够造一个车厂。事实打败了他惯有的思维,造车远比他想得更为复杂,这不仅需要技术的沉淀与磨合,还需要平台化的产品线与研发能力,绝非金钱之力能够解决的。

“汽车代表了一个国家工业集成的水平,远不止是技术与人才的堆砌。造车与造一两台车完全是两码事”。王晓麟反思走过的弯路,越发充满了对传统造车企业的敬畏,也对如今造车路上的同行者感到钦佩:“选择造车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深思熟虑的商业计划,可每个人的精力、资源与面临的挑战不尽相同。这条路我走了11年,不算是新人了,但还在路上,深知此路之艰辛。对于所有造车新势力,我都深表钦佩。”

不恋战的王晓麟并不觉得行业里存在竞争一说,他认为,每一个造车人都是在跟自己竞争,竞争如何造出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,只有这样,中国才能更快成为汽车强国,“无论是传统造车势力,还是造车新势力,我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。”

2013年,王晓麟决定选择一个兼具造车经验与核心技术的合作伙伴,当时他做了两件事:一、布局收购菲斯科;二、布局收购赛麟。

最后菲斯科被同样具有造车情结的万向集团纳入怀中,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,竞标失败后,王晓麟获得了赛麟的青睐,两者成了一家人,他决心将赛麟带到中国来。“赛麟已造车30多年,我们到中国不是创造品牌,而是传播品牌。”

说起与赛麟的缘分,王晓麟戏称为“不打不相识”。那时王晓麟开着一辆兰博基尼LP640被一辆野马轻易赶超,当时的大牛在一辆野马面前竟毫无招架还手之力,当时不服气的他从朋友处得知,此野马非福特野马,而是赛麟野马。

后来,王晓麟有机会结识了创始人史蒂夫·赛麟,才有了之后的故事。

赛麟自1983年创立以来,一直以专业生产限量及高性能民用及比赛用跑车蜚声国际,曾八次获得世界跑车制造商大赛的冠军,殊荣无数,王晓麟将这颗美国汽车工业引以为傲的明珠带到了中国,他将之视为使命。

“我相信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”

王晓麟真正要带进中国的不是超跑汽车赛麟,而是赛麟的工艺和品质。“我希望赛麟从小众顶级变成大众高端的品牌。赛麟汽车应该让更多的人消费得起。”

在节能减排的大趋势下,中国的赛麟也步入了电动汽车的行业。大多数人认为,造电动汽车最核心技术在于电池。王晓麟不以为然:“其实电池相当于油,传统汽车在中石化买油,电动车公司在电池厂买电池。电机、电控、电池更多来自于零部件供应商。”

对电动车而言,最核心的技术是轻量化。在王晓麟看来,赛麟具有天生的赛道跑车血统,在打造跑车的时候,需要考虑在高强度的环境下,既保证安全,又要把汽车做轻,以降低能耗,跑得更久。“所以赛麟在轻量化技术上遥遥领先很多传统主机厂。”之所以要强调轻量化,是为了尽可能减轻电动车续航里程的焦虑,在同样里程下,电池可以更小,充电时长更短,从而控制整体造车成本。

“没想到当时为了赛道开发的轻量化技术,如今对节能减排产生了重大意义。”加之超跑天生在安全性能、结构强度、动力传输系统等方面优于民用汽车,作为一名超跑爱好者,王晓麟表示对赛麟的每一辆车都很自信,他带赛麟到中国的目的就是希望在价格合理范围之内,让消费者体验到顶级汽车的驾驭性和安全性。“我相信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。”

图为在洛杉矶车展发布并接受全球预订的赛麟S1

“宅男”企业的核心价值观:以消费者为中心

王晓麟几乎不参加任何应酬,他习惯将更多的时间交给公司和家人。曾获得杜克大学法学博士的他最大的乐趣就是读书,“我很宅男的,有自己的休息方式,挺自娱自乐的。”

就是这样一位以读书和弹吉他为乐的“宅男”创业者,在品牌上同样很“宅”。他的“宅”是对消费者负责。王晓麟一直强调:“真正建立一个良好的、全球可信的品牌至少需要30年,而不是通过3年密集性的媒体宣发。”

他笃信,品牌来自于日积月累的消费者口碑与技术沉淀,“大家或许会尝鲜新品牌,但之后呢?依然要落实到产品质量,消费者如何定义你的品牌高度,这是一个极具市场化的事情。”

一切以消费者为中心,是赛麟汽车的首条价值观。王晓麟说得很直白,顾客就是上帝,跟公司打交道的所有人都是伸手要钱的,给钱的人只有消费者。“如果一个公司不以消费者为中心,便无存在的必要。”

至今,赛麟依然低调行事。“任何一个公司成功,最关键的是产品卖不卖得出去,消费者接不接受,所有的宣发都是针对消费者。”这就形成了赛麟风格:产品必须要做出来,而不是一个概念。

没有生产资质与资金的顾虑,王晓麟只想等如皋的智能化汽车工厂落地之后,上线2018年的三款车型,尽快将赛麟汽车量产化,送到消费者面前。“赛麟的目标受众很清晰,我们不是To B、To G、To VC,而是To C。赛麟发布的每一款概念车都是量产车,付款即可买车提走,凡是开过我们车的人,都会上瘾,开其他的车都会索然无味。”

“这四条企业价值观,我寸步不让”

王晓麟抛开了美国优渥的生活,选择了一条热爱与挑战并存的旅程,他称之为“追求”。“人不能带包袱前行,一定要丢掉过去的荣耀,否则走不快,也走不远。当一个人做一件事,一定要对生活充满期许和激情。”

作为一个汽车工业企业的最高决策者,王晓麟不愿做个技术门外汉,自2007年涉足汽车以来,他就定了个不成文的规矩,每个部门的研发人员每周都要给他讲一到两小时的课,讲课之前需推荐相关书籍先做自习,王晓麟开玩笑说,“如果按照6年小学,6年初高中的话,我基本上算是高中毕业的水平了。”

如今对他而言,最大的挑战是在赛麟快步进入中国赛道时,如何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才融合在一起,从2017年初的12个人,到如今的200多人,预计2018年底超过一千人,每个月大量人才入职对赛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王晓麟当务之急是做好两方面:一是企业文化,在于定人心;二是公司战略,即定方向。

他倡导公司坚持以消费者为中心;以奋斗者为本;杜绝一切腐败行为;打造公平、透明、合作互赢的上下游生态链的价值观。“我没有鸡汤,也不会讲全生态和颠覆,但这四个价值观,我寸步不让。”

作为一个在美国生活近30年的华人,王晓麟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希望将顶级赛车带到中国来,将其量产和大众化,使其成为国人消费得起的极致产品。但这对赛麟而言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图为在洛杉矶车展发布并接受全球预订的赛麟S1

以下是亿欧汽车独家采访王晓麟的对话片段:

亿欧汽车:作为一个文科生,为什么会喜欢汽车呢?

王晓麟:实际上,这源于我小时候对电子制造的热爱。小时候,我就用肥皂盒做了第一台收音机,初中已经可以组装红灯牌收音机了,高中时组装电视机,上大学的时候,自己弹吉他,搞乐队,把床板子拆下来做音箱,到了美国后,我搞金融,有了点闲钱后,买的最多的就是车。

后来,我从金融界、法律界出来之后,发现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比得上汽车,让我始终充满激情,且已经持续11年了,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受小时候的影响,到如今都没有完全丢掉。我就是喜欢这些东西。

亿欧汽车:如何看待国内新兴的造车新势力?

王晓麟:汽车工业从来不是上完大学,读完博士之后,就知道怎么做成的,如果汽车工业真的如此简单,那中国早已从汽车大国变成汽车强国了。

我相信要想成为强国,是需要经验的积累。在汽车大众消费品的历史上,不是说你要定位一个高端的品牌,消费者就能够欣然接受的。哪怕是如今炙手可热的特斯拉,在上市前都已经做了10年,即便到今天,它依然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。

我做过金融,一定希望钱要投到该用的地方,产生最大的效益。融资是有成本的,当你不需要这么多钱的时候,就不要搞一大堆钱放到银行里,一方面贬值,另一方面还要支付高昂的资金成本。我们没有太多的声音,我相信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它的必然性。

亿欧汽车:赛麟会跟如今新兴造车势力成为对手吗?

王晓麟:汽车是一个巨大的产业,我认为没有竞争这一说。因为我们每一个造车人都在跟自己竞争,竞争能不能一切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,做出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。

实际上,我觉得要学习华为,华为是真正为消费者考虑的。

从这个角度上讲,每个人都敢于造车的人,都会是生意场的合作伙伴,只有这样一群的同行者,才能够提供更加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,中国才能成为汽车强国,所以无论是传统造车势力,还是造车新势力,我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。

亿欧汽车:您考虑过,车卖出去后的事情吗?

第一个就是以消费者为核心。卖出去之后,我们要思考如何为消费者提供令其满意的售后服务。我们能够透露的是,赛麟不会完全学习特斯拉,搞直销,而是需要战略合作伙伴和经销商的合作,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体验。

我们会在商业模式上为经销商减轻负担,当我们减负之后,最终受益的才会是消费者。我想等产品出来之后再说这个事情,会更加清楚。

王晓麟:如何协调自己的工作和生活?

我几乎不参加应酬。我很宅男的,我有自己的休息和娱乐的方式,挺自娱自乐的。白天在公司工作,有时候晚上会开电话会议,跟在华盛顿(总部)、洛杉矶、密西西比的企业一起开会。这两年,我追了两部电视剧:《人民的名义》和《风筝》。

我每天会保证大量的阅读时间,如果每天不读书,就好像一天不吃饭一样,无论多忙,都要拿书翻一翻。其实我最大的乐趣来自于读书,因为赛麟在做自动驾驶的研究,我几乎把所有关于自动驾驶的英文书籍看完了。

亿欧汽车:为什么选择造车?

王晓麟:如果是为了工作而工作,我39岁就可以退休了。

39岁时,我已经达到了华尔街的玻璃屋顶,如果继续在华尔街待着,我几乎能想象出来每天都会做些什么样的事情,一直干到退休,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太没有激情了。

最后,我跑到了清华北大教了一年书,周一在北大,周五在清华,那一年是我读书读得最痛快的一次。

后来我想清楚了要去做实业,最喜欢的就是汽车。我告诉过自己的学生,这一辈子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,想做坏都很难,因为你整天想的是如何把事情做更好。

做汽车这件事,我有一种激情,很幸运遇到了赛麟先生。

人家都说十年磨一剑,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了10年了,该是剑出鞘的时候了,今年我们会把产品拿出来请市场和消费者检验。


(责任编辑:张晓 CA007)